大刀歌 第六十三章:古怪的將軍府

小說:大刀歌 作者:數沙人 更新時間:2019-08-04 22:27:42 源網站:圣墟小說網
  “兩位公子,這表邊請。”

  那管家領著李北往和劉由成來到了飯廳之中。

  “不錯啊,都快趕上我家了。”

  李北往搖晃著扇子,打量著飯廳。

  乍一看,這飯廳算不上金碧輝煌,可是仔細看,就會發現這里的裝修很是考究。

  “看來這個將軍也是個講究人啊。”

  李北往看著這個飯廳,點點頭說道。

  “不錯,這是真的不錯。”

  劉由成也附聲說道。

  “二位公子,請稍待。”

  那管家安排著李北往和劉由成坐下,隨即出了門。

  不久之后,就見幾個婢女端著菜盤走了進來。

  李北往笑呵呵的看著這些人,仿佛是看到了在朔東郡的時候。

  兩人酒足飯飽之后,天也漸漸的黑了下來。

  那管家安排著李北往和劉由成住了下來。

  李北往躺在廂房之中,枕著價值不菲的鑲玉枕頭,呆呆的看著房頂。

  忽然,李北往發現窗外有一個黑影閃過。

  李北往一個激靈,從床上坐了起來,拿起靠在床邊的斬天,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這到底是什么東西?”

  李北往看到一個黑影閃過,瞬間就失去了蹤影。

  劉由成也從隔壁走了出來,手中握著一柄長劍。

  “李兄,你有沒有發現一個黑影?”

  劉由成看向李北往,一臉鄭重的說道。

  “難不成你也看見了?”

  李北往沉聲問道。

  “不錯,我也看見了,只不過這個黑影身上的氣息讓我覺得很古怪,不像是人。”

  劉由成警惕的看向四周。

  “喵”

  就在這時,那只黑貓從一旁的花園中跳了出來,她嘴里叼著一只碩大的老鼠,正邀功一樣的看向李北往。

  “原來是這只貓啊,這可嚇死我了。”

  劉由成定睛一看,發現是之前粘著李北往的那只黑貓,頓時松了一口氣。

  “不對,絕對不是。”

  李北往緊握斬天,頭上的冷汗不斷的流淌著。

  這只黑貓一口將那只老鼠吞了下去,竄到李北往的跟前,腦袋不停的蹭著李北往的的褲腿。

  忽然,一陣冷風吹過,那道黑色的影子又出現了。

  李北往看向那道黑影,握緊手中的斬天,慢慢的向著那道黑影走去。

  劉由成看到那道黑影,只覺得一股涼氣從腳底直竄腦門。

  劉由成緊緊的抱著長劍,跟在李北往的后面,小心翼翼的向那道黑影走去。

  腳底下的黑貓好像察覺到了什么,它忽然尖叫一聲,順著旁邊的墻爬了出去。

  李北往眼睛緊盯著那道黑影,絲毫沒有在乎腳底下黑貓的行為。

  “什么東西?”

  李北往忽然向那道黑影直撲而去,嘴里大喊道。

  那道黑影好像察覺到了動靜,在昏暗的燈光之下,好像回頭望了一眼,又轉身離去,原地只留下了陣陣黑煙。

  李北往拿著斬天,朝著那道黑煙狠狠地劈去。

  斬天劈在黑煙上,一擊落空。

  李北往提著斬天,蹲了下來,仔細的查看著這些黑煙。

  “凝而不散,其色如墨,聞之略帶一股淡淡的清香。”

  李北往眉頭緊皺,仔細的思考著。

  “李兄,莫非這就是那個魔修?可是這不太可能吧?”

  劉由成蹲了下來,低聲說道。

  “我也不知道,這種情況我也沒見過。”

  李北往站了起來,環視四周,燈火黯淡的燈籠在微風中搖曳著,月光映照在地上,散發出令人窒息的慘白。

  就在這時,墻外忽然傳來一個悠長的凄厲聲。

  李北往目光一縮,快步跑到墻邊,扶墻而上。

  劉由成看到李北往翻墻而過,牙齒一咬也跟了上去。

  李北往剛一落地,就看見那只黑貓蹲在地上,兩只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前方。

  “什么情況?”

  劉由成笨拙的從墻上跳了下來,一瘸一拐的走到李北往的跟前,低聲問道。

  “不知道,你看這只黑貓的嘴。”

  李北往指著黑貓的嘴巴,一臉鄭重的說道。

  “血?不對,怎么會是藍色的血?這不可能。”

  劉由成倒吸一口涼氣,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他打著顫看了看四周。

  “沒了,好像又沒了蹤影。”

  李北往向四周摸索了一陣,并沒有發現什么古怪。

  就在這時,一旁的花園中傳來嘻嘻索索的聲音。

  “誰?”

  李北往輕喝一聲,舉起手中的斬天就向那里沖去。

  “別,是我。”

  一個穿著奴仆衣服的下人舉著雙手,兩股顫顫的站了起來。

  “你是誰?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李北往將斬天橫在那個奴仆的脖子處,冷聲問道。

  “這位大爺,小人不知道您說什么,小人只是夜里忽然覺得肚子疼,可是這里距離茅廁太遠,不得已才在這里出恭的。”

  那奴仆舉著雙手,一臉驚恐的看著李北往,生怕李北往一個不開心就將自己砍死一樣。

  “是嗎?那你剛才有沒有發現什么古怪的東西?或者有沒有聽到一個凄厲的叫聲?”

  李北往放下手中的斬天,冷冷的看著那個奴仆。

  “小人沒有見到什么古怪的東西,但是小人確實聽到了凄厲的叫聲,只不過那是夜貓子的叫聲。”

  那個奴仆顫顫驚驚的說道。

  “真的嗎?”

  李北往反問一句。

  “小人敢以性命擔保,千真萬確。”

  那奴仆看到李北往并不相信自己的話,急忙跪了下來,連連磕頭。

  “哼。”

  李北往冷哼一聲,不置可否。隨即轉身離去。

  “李兄,難道你不覺得那個奴仆很古怪嗎?”

  劉由成走在李北往的旁邊,一臉好奇的說道。

  “怎么不覺得,他剛才說的那些話我一句都沒信。只不過,不相信能怎么辦?咱們又沒有真憑實據。”

  李北往撇撇嘴,一臉無奈的解釋道。

  “這里畢竟嵐陽郡,而且還是嵐陽郡駐守將軍府,如果沒有真憑實據的話,你以為駐守將軍府里的人會放過我們嗎?”

  李北往淡淡的說道。

  就在這時,那只黑色的貓忽然跑了過來,順著李北往的大腿爬了上去,蹲在李北往的肩頭上。

  “行了,別想那么多。趕緊回去睡覺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說。”

  李北往推開自己的房門,扭過頭來,對著劉由成說道。

  “那啥,李兄,要不今天晚上我和你睡在一個房間吧。這沒頭沒腦的事情,我有些害怕。”

  劉由成一把拉住李北往的胳膊,近似哀求的道。

  “不行,我這人不喜歡和一個大男人睡覺。”

  李北往甩開劉由成的手,鉆進房間,反手關上了房門。

  劉由成站在門外,拼命地拍打著房門。可李北往就好像是沒有反應一般,死活就是不開門。

  劉由成站在外面,忽然一陣冷風吹過,雞皮疙瘩起了一身,急忙跑回自己的房間,關上房門,鉆進被窩,捂著頭。

  就在此時,隔壁院子里的那個奴仆一臉猙獰的看向李北往離去的方向。

  他忽然一抹臉,一張臉皮掉了下來。

  他摸著臉上被貓抓傷的傷口,一臉猙獰的樣子。

  “哼,以后會讓你們好看,你們給我等著,還有那只該死的黑貓。”

  那奴仆冷哼一聲,化作一道黑煙,消失在了原地。

  月光越發的明亮,在月光的映照之下,草叢中隱隱約約的出現了一具尸體。

  這具尸體穿著和剛才那個奴仆一模一樣的衣服,只是這具尸體并沒有面皮。

  李北往坐在床邊,一臉好奇的看著蹲在他跟前的黑貓。

  “這尼瑪的究竟是個什么玩意?怎么就離不開我了?”

  李北往摸著黑貓的額頭,一臉疑惑的說道。

  那只黑貓趴在床上,滿臉享受,一臉愜意。

  李北往魯著貓,忽然覺得一股困意襲來,于是他倒在床上,陷入夢境。

  那只黑貓打量著李北往,發現李北往確實是睡著了。于是這是黑貓一步三回頭的走到李北往的右手邊,伸出爪子,小心翼翼的在李北往的手腕處割開一道口子。

  剎那間,李北往手腕處鮮血直流,黑貓看到李北往手腕處涌出的鮮血,就像是看到小魚干一樣,歡快的趴在李北往的手臂上,伸出舌頭不停的舔著李北往的鮮血。

  如果這只黑貓會說話的話,估計它現在最想說的話就是,唉呀媽呀,這也太好吃了吧。

  第二天,太陽剛剛升起,整個駐守將軍府響起了嘻嘻索索的聲音。李北往知道,這是那些奴仆們在打擾衛生。

  忽然,一個尖叫聲響起。

  “啊,死人了,死人了。”

  李北往驚坐而起,一臉凝重的看向窗外。

  “喵”

  那只黑貓躺在床上,一臉不快的看向李北往,仿佛在說,你打擾我的美夢了。

  李北往看著這個小家伙,伸出右手彈了一下黑貓的鼻子。

  說來也怪,黑貓割開李北往的手腕在第二天就痊愈了,完全看不出來。

  李北往站起身來,將斬天掛在腰間,走了出去。

  剛一出門,迎面就跑過來一個婢女。

  只見她捂著自己的臉,驚慌失措。

  “哎,怎么回事?”

  李北往一把拉住這個婢女,好奇的問道。

  這個婢女一愣,發現是李北往,于是她急忙行了一個禮,心有余悸的說道:“隔壁院子里躺著一個死人,那個死人死的太慘了,面皮都被人割下來了。”

  “走,帶我去看看。”

  李北往沉聲說道。

  “奴婢不敢。”

  那名婢女一臉驚恐的回道。

  “算了,我自己去吧。”

  李北往放開了婢女,自己向著隔壁院子而去。

  就在此時,劉由成也從房間里走了出來,他揉著滿是紅血絲的眼睛,急忙跟在了李北往的后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大刀歌,大刀歌最新章節,大刀歌 圣墟小說網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
电子游艺新开户送体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