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宇文愷,這可是位名不見經傳的能人,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他的事跡,對于熟知歷史的陶商來說,卻是了如指掌。

  這宇文愷本為北周豪族出身,自幼便博覽群書,尤其喜好讀建筑方面的書籍,長期擔任北周主管建筑的官員。

  隋文帝楊堅篡奪北周,建立隋朝之后,為鞏固政權,大肆誅殺北周宇文氏宗室,宇文愷本來也在需要被除掉的名單之中。

  只是因宇文愷的家族,跟宇文皇族并非同祖,再加上楊堅很欣賞他的才華,宇文愷方才能幸免于難。

  隋文帝楊堅乃是一位雄主,在位其間自然興建許多工程,其子楊廣繼位后,更是大興土木,宇文愷便被委以重任,設計主持了大興城,東都洛陽以及長城等諸多土木工程。

  可以說,這個宇文愷稱得上是古華最杰出的建筑大師。

  “這個筑城天賦,又是什么鬼?”陶商問道。

  “嘀……筑城天賦就是,在對象宇文愷的設計主持下所修筑的城池,其堅固程度將倍增。”

  原來如此,跟陶商事先所猜想的差不多,而且他的這個天賦,對于陶商來說,還來的真是及時。

  因為陶商事先已收到了錦衣衛的細作情報,那劉備已利用馬鈞這員神級工匠,成功的仿制出了不少大魏的先進武器,其中就有可能包括威力強大的天雷炮。

  這也就是說,一旦劉備在漢軍中大量裝備天雷炮,漢軍的攻城能力就將大增,那個時候,冀北諸城現有的防御力,就顯的不夠用了。

  這時候,如果能利用宇文愷的“筑城”天賦,對那些城池進行修筑,就能夠倍增其防御力,即使劉備擁有了天雷炮,也將無濟于事。

  “沒想到會召出這么一個另類的人才,也好,這個宇文愷足抵十萬雄兵,比一員大將都有用。”陶商在微微點頭。

  這時,腦海里又響起了系統精靈的聲音。

  “嘀……根據第二階段規則,系統已經召喚完后世武將,現在開始召喚三名全時代武將,宿主可以從中選擇一名武將進行召喚。”

  “第一名,灌嬰,統帥70,武力79,智謀70,政治74。”

  “第二名,種世道,統帥81,智謀76,政治78。”

  “第三名,徐霞客,統帥61,武力68,智謀62,政治63;天賦,地理。”

  三名全時代的武將名單以及數據,出現在了陶商的腦海之中。

  前兩個人就不說了,一個是西漢初年大將,一個則是宋代大將,二人雖然都是青史留名的大將,但數據也算不得華麗。

  倒是這最后一名徐霞客,讓陶商看的是眼前一亮。

  徐霞客,本名弘祖,號霞客,后世人皆習慣稱呼他徐霞客。

  這可是個大名鼎鼎的人物,乃是名代著名的地理學家,旅行家和天文家,其所著的《徐霞客游記》,千古流傳,后世無人不知,被稱為“千古奇人”。

  在那個讀書人皆以考取功名為目標的年代,徐霞客這個“另類”卻博覽群書,走遍了天下名山大川,深入華夏各處秘境,北抵苦寒,南及熱帶,窮三十年的考察之功,著成了《徐霞客游記》,完成了這部古代最著名的地理學著作。

  如果說先前那位宇文愷,乃是一名建筑學大師的話,這個徐霞客便可稱得上是一位地理學專家。

  沒想到,這一次竟然同時出現了兩名技術型人名,而沒有出現戰斗類武將。

  “我知道徐霞客是個地理學奇才,那這個‘地理’天賦,又是什么意思?”陶商饒有興趣的問道。

  “嘀……地理天賦就是對象徐霞客掌握全國的地理地形,大到山川河流,小到哪怕是深山老林里的一條小溪,塞北不毛之地的一條羊腸小道,他都清清楚楚。”

  “原來如此,換句話說,徐霞客就等于是一本活的超高清地圖嘍?”

  “也可以這么理解吧。”

  陶商沉默不語,低頭沉思,眼眸越來越亮,很快就看出了徐霞客的重要性。

  戰爭之道,不光是拼的士卒多少,戰斗力的強弱,糧草的多少,同樣也要拼情報的搜集能力。

  而地形地理的虛實,就是各種情報中,最為重要的環節之一。

  試想一下,當兩軍對陣不下時,如果有一方能開辟出一條不為人知的小道,神不知鬼不覺的繞過對手的防線,抄了敵人的老巢,便等于不費吹灰之力,就擊敗了敵人。

  而在這個沒有衛得探測,沒有飛機偵察,科技落后的時代,對地形偵察的手段是何等的落后,誰能擁有更詳細的地理地形資料,簡直就形同于擁有了一支冷箭,不知什么時候就能給敵人以致命一擊。

  而陶商擁有了徐霞客,就等于擁有了一張古往今來,最最詳細的巨形地圖,囊括了整個華夏的地形,甚至連深山老林里的一條羊腸小道,都了如指掌,其詳細程度,甚至連后世那些所謂什么百度地圖,什么高德地圖都無法相比。

  “不錯不錯,有了這個徐霞客,就等于隨身帶了一張百度地圖,嗯,實在是太有用了,就召他了。”陶商興奮的下令道。

  他所想的偉業,已經不止是擊敗孫策,滅了劉備,更已遠至兵出塞外,滅了耶律阿保機,滅了遠在蒙古高原上的鐵木真,乃至于東征倭島,西伐西域,徹底的消滅大魏的異族威脅,建立一個古往今來,幅員最廣的華夏帝國。

  而征伐這些異族,就需要知道對手所在之地的地理地形,這樣巨大的偵察工程量,不知要耗費多少財力人力。

  有了徐霞客,一切輕松,所以無論是從眼前的好處,還是出于將來的利益,陶商都沒有理由不選擇徐霞客。

  “嘀……系統已召喚徐霞客完畢,會在特定時機前來投奔,主宿主注意查收,再見。”

  眼前的數據光屏一閃而逝。

  “陛下,陛下,萊蕪城已下,咱們現在該做什么?”身邊響起了楊再興的聲音,把陶商從神思中叫醒。

  陶商身形一震,思緒驀然回到了現實之中。

  “還用問和,今晚讓三軍將士們痛痛快快的大喝一場,明天一早就北上青州,去劇縣收拾孫策!”

  ……

  十余里外,百余名泰山殘存,正狼狽不堪的向著北面方向瘋狂逃跑。

  身上負傷的花榮和扈三娘,不敢有半分遲疑,忍著內臟的痛楚,一路是策馬狂奔。

  殘血西斜之時,他們實在是累的嗆不過氣來,回頭又看身后魏軍確實沒有追來,方才敢停下腳上來,喘那么一口氣。

  花榮和扈三娘對視一眼,再看看周圍這零零散散的百余名弟兄,不約而同的發出了一聲無奈的嘆息聲。

  五萬泰山軍灰飛湮滅,最后就淪落到一百余號人,還個個帶傷,連大哥宋江也完蛋的地步,他們的內心中,焉能沒有一絲凄涼。

  噠噠噠——

  正黯然神傷時,忽然聽到身后方向有馬蹄聲響起,似乎有兵馬正向這邊飛奔而來。

  眾人神色頓時緊張起來,紛紛從地上跳了起來,作勢就準備逃跑,花榮則急是端起弓箭來,準備放箭。

  “別慌張,好象不是魏軍追兵,是吳軍師,是吳軍師啊!”花榮眼尖,一眼認出了是吳用,興奮的放下了手中弓箭。

  片刻之后,數騎飛奔而近,果然是吳用和他的幾名親兵。

  “吳軍師,沒想到你還活著?”扈三娘俏臉上也浮現出了欣慰的笑容。

  吳用搖頭苦嘆道:“慚愧啊,我竟然沒看出來,羅貫中竟然是個叛賊,當時城破時,我就料到萊蕪城不保,便從東門出逃,沒想到幸運的穿過了魏軍防線。”

  說著,吳用掃了一眼左右,問道:“難道說就你們幾個逃了出來嗎?大王呢,大王人在何處?”

  “大王他……”花榮欲言又止,只能苦澀的嘆了一聲,沒再說下去。

  扈三娘倒是坦然道:“我們在出城的路上撞上了武松,我和花將軍不是他對手,大王他應該已經落在了武松手里,至于是生是死,我們就不知道了。”

  吳用身形一震,愣怔了半晌,方才苦嘆道:“當年我等以為公明哥哥是蟄伏之龍,天命在身,才追隨于他想輔佐他一番大業,沒想到才短短幾個月,他就落到了這般地步,看來,我們終究還是看走了眼啊。”

  吳用說罷,又是一聲嘆息,似在嘆息自己看走了眼,又似在為宋江的滅亡而慨嘆。

  花榮也跟著嘆息,左右那一百多殘卒,也個個垂頭喪氣,嘆息不已,一時間眾人都沉陷在了哀傷無助的氣氛之中。

  “嘆氣嘆氣,光嘆氣有什么用!”扈三娘卻氣惱的罵了一聲。

  眾人被她這么一吼,皆是一震,嘆息嘎在而止。

  扈三娘便看向了吳用,問道:“吳軍師,你是我們這些人當中最有見識的,你說吧,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吳用捻著胡子沉吟半晌,方默默道:“大哥應該是必死無疑,咱們這泰山國算是完蛋了,陶賊殘暴,他應該不會放過我們,為今之計,我們只有去投奔孫策才有生路,將來才有機會找陶賊報仇雪恨。”

  “軍師說的對,事到如今,我們也只有如此了。”花榮也點頭道。

  吳用一勒戰馬,“魏軍追兵隨時可能殺到,事不宜遲,我們速速起程趕往劇縣去吧。”

  說著,吳用策馬而去,花榮等一眾殘兵,也再次動身上路。

  “陶商,陶商……”

  扈三娘回望著南面,嘴里念著陶商的名字,沉頓了好一會,方才撥馬轉身而去。

  那一襲倩影絕塵而去,很快消失在了殘陽之中。--本站免費app閱讀器正式上線啦!熱門免費全部任您看!支持離線下載功能,讓讀者無網閱讀更輕松!下載 xuanhuan11(按住三秒復制)安裝手機閱讀器!

  [三七中文手機版 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三國之無限召喚,三國之無限召喚最新章節,三國之無限召喚 圣墟小說網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
电子游艺新开户送体验金